125歲的交大,爲民族而生、爲時代而生!
栏目:交大新聞 發布時間:2021-04-08

125年來,交大人栉風沐雨、薪火相傳、砥砺奮進,始終堅持與國家發展和民族振興同向同行,鍛造了“爲民族而生、爲時代而生”的獨特精神氣質。

南洋初创 兴学强国

在甲午兵敗宣告洋務運動破産後,設立新式學堂、培養強國人才成爲時代發展最強音。1896年,南洋公學立學滬上,堅持“興學強國”爲鹄,扛起了中華民族教育救亡的旗幟。

图片

南洋公學校門

“自強首在儲材,儲材必先興學。”盛宣懷指出:“自強之道,以作育人才爲本,求才之道,尤宜以設立學堂爲先”。1896年,他上書光緒帝《請設學堂片》籌議創辦南洋公學:“本年春間,又在上海捐購基地,禀明兩江督臣劉坤一,籌款議建南洋公學,如津學之制而損益之,俟籌辦就緒,再當陳奏。”“俟至外洋,俾就學于名師,就試于大學……”1896年底,奏折得到批複,經數月籌建,公學于1897年4月8日正式開學。

图片

《請設學堂片》

图片

1897年師範院與外院師生首次合影

南洋公學創造性提出一套新式教育體系,從初級程度起步,循序漸進,逐級選拔;設上院、中院、外院和師範院,開設特班、政治班、鐵路班、商務班,使盡快娴熟“內政、外交、理財”三事,“爲將來造就桢幹大才之用”。另設譯書院,翻譯西方思想、制度、兵法等領域圖書,經濟學鼻祖亞當·斯密的《國富論》中文首譯本,便是由中國著名翻譯家嚴複以《原富》之名在南洋公學譯書院出版。

图片

1898年盛宣懷奏設立譯書院一片,奉朱批,著照所擬辦理

图片

南洋公學譯書院出版的部分書目

在世紀之交社會大變動格局下,南洋公學成爲傳播新文化、引領興學強國之重鎮。

定名交大,交通救國

110年前,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震驚中外,結束了在中國延續了幾千年的君主專制,他倡導並躬身實踐的以交通事業(特別是鐵路)爲第一要務的“建國方略”,推動了近代社會變革,也強化了交通大學的使命。

图片

1928年交通大學校門

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後,學校改隸交通部,時稱交通部上海工業專門學校。1921年,交通總長葉恭綽以“交通救國”爲己任,改組4所部屬學校(上海工業專門學校、唐山工業專門學校、北京郵電學校、北京鐵路管理學校),“擬將該四校校制課程悉心厘定,分別改良,列爲大學分科,而以大學總其成,名曰交通大學”。

图片

1921年4月28日葉恭綽簽署訓令,任命三校正副主任

图片

《南洋周刊》第一期刊發1921年交通大學開幕葉恭綽校長致辭

1921年9月10日,交通大學定名後首次舉行開學典禮,葉恭綽致辭:“試以交通大學言之,其創學宗旨爲培植技術人才。”“鄙人深信學校之目的在培育人才,而其機能則並足輔佐社會之發達。”爲踐行初心,葉恭綽倡導“建教結合”,並親自擘畫了交大的發展宏略:向上發展,創設研究院,提升學術水平,適應工業發展需要;向下發展,在培養專業人才之外,把大學教學延伸到職業教育中去,普及科技知識;自身發展,擴充學科專業,擴大學生規模。學校自此進入了一個嶄新的發展時期。

图片

1928年2月,收交通部訓令,國民政府任命蔡元培爲第一交通大學校長

图片

1928年9月,收交通部訓令,令發交通大學大印及校長小章

继叶恭绰之后,蔡元培、王伯群、孙科、黎照寰等先后担任交通大学校长,交通大学不仅迎来了学校发展的“黄金时代”,且在之后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洗礼中,以“陆海空”大交通学科体系和高质量人才培養,为中华民族独立大业作出重要贡献,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中国工程师的摇篮”“中国科学家的摇篮”,是解放前理工科大学之佼佼者,被誉为“东方MIT”。

交大西遷建設新中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開啓了中華民族曆史的新紀元。黨中央根據世情、國情做出了向科學進軍、建設大西北的戰略部署,以改造舊社會遺留的東西部文化教育和經濟工業失衡之局面,加快社會主義工業化建設。一大批沿海高校及企事業單位受命內遷,彙聚成支援西北建設的巨大洪流。

图片

1955年3月30日《關于沿海城市高等學校1955年基本建設任務處理方案的報告》

图片

1955年7月21日高等教育部下發《關于交通大學內遷西安的通知》

1955年3月30日,高等教育部黨組在呈報國務院《關于沿海城市高等學校1955年基本建設任務處理方案的報告》指出:“將交通大學機械、電機等專業遷至西北設交通大學分校(具體地點和陝西省委商定),准備在兩三年內全部遷出。”該報告曾經陳毅、陳雲、劉少奇、朱德、鄧小平、彭真和周恩來閱示。

图片

1955年5月10日,彭康校長與教授們在西安實地踏勘交大新校址

图片

1955年10月26日,西安新校園開工建設。圖爲建設中的新校園

图片

1956年8月10日,首批遷校師生將搭乘西遷專列從上海去往西安。圖爲歡送西遷師生啓程的熱烈情景

图片

西遷專列乘車證

1956年9月10日,開學典禮在西安人民大廈舉行,標志著首批搬遷任務完成。1957年交通大學分設爲西安、上海兩個部分,實行統一領導。1959年,交通大學西安部分定名爲西安交通大學。

在党委书记兼校长彭康的领导下,西迁师生迅速在西北扎根,并在人才培養和科学研究、师资培养、服务社会发展等诸多方面进行了重要探索,产出了一批重要成果,为新中国社会主义高等教育的独立探索提供了重要经验。

图片

1981年,教育部部長蔣南翔參加西安交通大學建校85周年校慶典禮上時指出:“從老交大到新交大——新的西安和上海兩個交大,不但是量的發展,而且是質的飛躍。新交大不僅汲取了老交大認真辦學的好經驗,而且樹立了明確的又紅又專的培養目標。創造了爲祖國社會主義事業服務的更重要的新經驗。”

图片

图片

图片

學校1959年被列爲“全國16所重點高等院校”之一;

1984年被列入國家重點建設的十所大學之一,隨後入選國家“七五”“八五”重點建設項目;

1996年被列爲國家首批“211工程”重點建設高校之一;

1999年被確定爲國家首批“985工程”重點建設高校之一;

2000年國務院決定將西安交通大學、西安醫科大學、陝西財經學院三校合並,組成新的西安交通大學。

图片

2006年4月,交通大學遷校50周年紀念座談會舉行,教育部部長周濟講話指出:“交大西遷是國家實施西部大開發的十分重要的舉措,體現了黨中央、國務院的英明決策。正是交大的西遷,改變了整個中國西部高等教育的格局,改變了西部沒有規模宏大的多科性工業大學的面貌。西安交大通過自身的發展壯大,引領和帶動整個西部地區的高等教育乃至整個教育的蓬勃發展,形成了‘一馬當先,萬馬奔騰’的大好局面。”

2017年學校入選國家“雙一流”建設名單A類建設高校,8個學科入選一流建設學科。



建设创新港 打造创新高地

中國西部科技創新港以“國家使命擔當、全球科教高地、服務陝西引擎、創新驅動平台、智慧學鎮示範”爲目標,主動探索21世紀現代大學與社會發展相融合的新模式、新形態和新經驗,推動創新鏈、産業鏈、資金鏈、政策鏈深度融合。

图片

2017年動工,不到1000天時間,創新港建設完成並投入使用。2019年9月7日,創新港迎來首批新生,7266名研究生在這裏開啓人生新旅程。

目前,创新港已入驻理工医文四大板块29个研究院、8个大型儀器設備共享平台、300多个科研机构和智库。

2020年9月5日,中國西部科技創新港“科創月”活動盛大啓幕。29個研究院的300多個科研平台集中向世界展示科技成果,開啓全球合作新模式。

图片

如今,创新港正在推进实施“6352”工程,“政产学研用金” 等6方面资源要素进入创新港,建设“现代产业、未来技术、丝路国际”3个学院(孵化器),营造“政策、金融、服务、配套、法律”等5种生态环境,打造“创投、交易”2个支撑平台,培养适应新时代发展需要的创新型人才,探索产学研深度融合有效举措、创新路径,形成西部人才高地。

陝西省2021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加快西部科技創新港建設,在产学研协同、成果轉化、投融资等方面加强政策集成和制度创新,实现科技资源配置、管理、服务、监督、评价有机衔接,打造全省最大的孵化器和科技成果轉化“特区”。

《全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綱要》中提出,打造西部科技创新港“双链深度融合示范区”,打造全省最大的孵化器和科技成果轉化“特区”,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政策洼地和创新高地。

3月1日,省政府第四次常務會議再次強調,要以加速産業鏈和創新鏈深度融合爲主線,努力把西部科技创新港打造成为全省最大的孵化器、科技成果轉化“特区”和“两链”融合示范区。

西安交大將持續推動創新港加快建設,讓創新港真正成爲陝西高質量發展中的發動機,成爲國家在西部重要的科研和文教中心,在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建成教育強國、辦好人民滿意教育的新征程中貢獻交大智慧、交大力量。

图片

2020年4月2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陝西考察期間來到西安交通大學,親切會見14位西遷老教授,並指出:“‘西遷精神’的核心是愛國主義,精髓是聽黨指揮跟黨走,與黨和國家、與民族和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具有深刻現實意義和曆史意義。”

百年滄桑,奮鬥報國。回首交大的發展曆程,從南洋初創興學強國,到定名交大交通救國,再到交大西遷奮鬥報國、建設創新港科技強國,交大始終將自身發展融入國家強盛、民族複興、人類進步的大格局中,在曆史長河中留下了交大人的獨特印迹。

興學強國、愛國奉獻,交大人始終牢記辦學初心,主動融入國家發展,積極貢獻交大力量。爲黨育人、爲國育才,交大人始終擔當教育使命,以昂揚的姿態大步走在新時代發展大道上,在新征程中創造新輝煌。向西!再向西!向前!再向前!


?